正威國際集團董事局主席王文銀入圍“2019中國經濟年度人物”候選人


從500元起家到世界500強

正威國際集團董事局主席王文銀常說:“成功都是沒有慣性的,每一個成功都必須從清零開始。”正威的發展就是這句話最好的詮釋。2019年央視春晚深圳分會場上王文銀分享到:正威從500元起步,到營收5000億元,到世界500強,到中國50強,到中國民營企業的前五強,得益于中國速度、深圳速度,成就了正威速度。
 


 

“當企業有一件事要做的時候,就要把企業文化建設好;當企業有兩件事要做的時候,就要把人管好,把物管好;當企業有三件事要做的時候,就要把握好現金流、利潤率、成長性;當企業有四件事要做的時候,就要投資控股、融資變現、專業分工、規模經營;當企業有五件事要做的時候,就要請高人指點、貴人相助、本人努力、親人監理、小人監督。”在王文銀的領導下,正威國際集團從電線、電纜、塑膠到銅材加工起步,快速成長為由產業經濟發展起來的新一代電子信息和新材料完整產業鏈為主導的高科技產業集團,并在金屬新材料領域位列世界前列。
 

把握拐點才能彎道超車

“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建非常之功。”王文銀常說:“當危機和機遇來臨時,能夠知道危機和機遇的人有70%,能夠把握危機和機遇變化趨勢的人有10%,能夠把握危機和機遇趨勢變化拐點的人只有萬分之一。”在王文銀對自我趕超步伐的要求和對企業發展不受時局限定的超前預判下,正威一次次把握住了發展戰略機遇(1997年亞洲危機機遇、2003年“非典”危機機遇、2008年全球危機機遇、十八大機遇、十八屆三中全會混合所有制時代機遇),也成就了中國民營企業家突圍世界500強的一個成功典范。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行業局勢混亂,企業界自危者眾,王文銀卻認為,這時可以降低創業成本。他囤房、囤設備、開工廠、造電纜,逆勢而為,由最低端的電源插頭向產業鏈上游擴張,極速擴展產能。金融危機過后,電源線開始旺銷,王文銀在行業內徹底打響了名頭。

2003年的“非常時期”,經濟波動從消費市場蔓延至原材料,資源價格走入低估,許多人認為投資風險很大放慢投資,王文銀卻認為:“生意不進則退,如果世界被非典毀滅,要錢有什么用?不如買礦!”正威便開始向產業鏈上游擴張,先后在江西、云南、內蒙、青海、安徽等地購買了大量礦產資源,進軍銅、鎢產業,籍此進軍最上游的采選、冶煉領域,貿易加工擴張到全產業鏈。事實證明王文銀頗有遠見。此后,國際銅價連創新高,通過買入低價拋售的礦山,正威獲利頗豐,產值做到了百億元。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正威開始在全球范圍內尋找目標,斥資在智利、秘魯、利比亞、剛果、南非、澳大利亞等國家大量收購銅礦。隨著銅價觸底反彈,正威也一躍成為千億級企業。2008年正威以116億元營收首次出現在中國企業500強榜單上,位列第461位,制造業企業500強第264位、一般有色金屬及壓延加工業第18位。
 

創新加速發展

王文銀說:“什么是創新?創是更新知識,新是啟迪智慧;創是理論突破,新是實踐改變;創是發明專利,新是產品迭代;創是把錢變紙,新是將紙變錢;創成功可能性有99%,新成功可能性只有1%,所以創是容易的新是艱難的。”

1、產業、技術創新

多年來,正威在謀求上游礦產資源的同時,從電線、電源線、電子線、高溫線等相關產品的研發制造做起,不斷創新,逐步布局金屬新材料精深加工產業,進軍高端市場。

2006年,正威安徽全威銅陵金屬新材料產業園開工建設,該項目總投資達28億元,項目上馬伊始,王文銀決心以更高標準建設園區,采購德國西馬克集團的CONTIROD連鑄連軋生產線(年產25萬噸光亮銅桿),以及NIEHOFF公司的MM85雙線伸線機(年產14萬噸精細銅線),并選擇全球高等級的“A+”級銅板作為生產原材料。2009年,項目一期建成投產,盡管該廠的產品每噸價格比同行平均高出好幾百元,但工廠大門口每天都排滿了等待拉貨的卡車。那一年,正威的營收比前一年翻了近3倍,達到319億元,其中全威就貢獻了106億元,成為安徽省第一家年營收超百億元的民營企業;目前已連續10年位列安徽省民營企業“百強榜”第一名。2019年8月18日,全威銅陵設高導新材料項目,該項目將為銅陵加快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打造高端制造產業集群提供有力支撐。

國家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后,王文銀積極響應國家戰略發展,立即響應并布局建設蘭州新區正威電子信息產業園。該項目一、二期引進了西北地區第一條德國西馬克連鑄連軋生產線,并于2018年9月10日9啟動三期高導新材料項目。2015年,國家相關部門正式發文推動“一帶一路”建設,蘭州市很快成為絲綢之路經濟帶上的“黃金節點”。該項目投產以來,已完成產值超過百億元。2018年9月,正威沿著陸上絲綢之路經濟帶再落一子,于“亞洲之心”的烏魯木齊投建正威新疆“一帶一路”產業園,包括金屬新材料、智能終端以及產業配套項目等。其中智能終端項目以智能手機、IT高端制造為主,該項目原裝進口了兩套高精密雙軌道高速貼片機,是新疆首次引進原裝進口貼片機,填補了新疆高端智能裝備的空白。項目自投產以來,累計出口手機160萬臺,實現了手機“烏魯木齊制造”零突破。今年11月26日,正威智能終端項目還下線了新疆第一臺筆記本電腦,實現了筆記本電腦“烏魯木齊制造”的零突破;正威新疆智能終端項目,還將在智能插頭、智能機器人等大量智能家居方面研發制造,實現智能產品制造遍地開花。王文銀表示,蘭州、新疆產業園的落地有利于推動兩地產業優化升級,推動產業發展形成產業集群,構建新型產業體系,拓寬正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及產業布局。

比陸上絲綢之路更早,在三千公里外的海上絲綢之路起點遼寧營口,王文銀立意高遠,落子遼寧營口聚酰亞胺非金屬新材料產業園、遼寧營口高威金屬新材料產業園。聚酰亞胺薄膜被稱為“黃金薄膜”,是撓性覆銅板的核心材料之一,是聚合物新材料“皇冠”上的明珠。然而,聚酰亞胺在中國市場卻面臨需求高速增長、國內生產企業技術水平不足的窘境。為了化解中國市場這一痛點,王文銀及時上馬聚酰亞胺項目。正威首期上馬的聚酰亞胺項目著重研發、生產熱塑性聚酰亞胺樹脂(TPI)和雙向拉伸聚酰亞胺電子薄膜(BOPI),成為行業標桿。

除此之外,正威還成立了廣安宏威高新材料有限公司、成都正威新材料研究院等生產研發基地。自成立以來,宏威與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四川大學、南方科技大學等高校合作,并聘請技術專家及國家“千人計劃”學者開展核心技術的研發,力圖打破國外企業的壟斷,助力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快速發展。一條以“一帶一路”為主線的高新材料產業鏈就此誕生。

在從“石頭”開始布局整個金屬新材料全產業鏈的過程中,王文銀深刻感受到中國金屬新材料行業整體生產銷售利潤率下滑,主要源于供應鏈這一短板。他認為,要想在產業上增強中國的定價權,還需要搭建好交易平臺。

先有市場,后建工廠?;谶@樣的考慮,正威相繼落子貴州國際商品交易中心、河南金屬交易中心、湖南國際礦產資源交易中心,圍繞金、銀、銅、鋁、錫、鉬等有色金屬及礦產資源,積極開展線上線下交易。同時建立上海、香港、日內瓦、新加坡四大供應鏈平臺,打通了金屬新材料產業鏈上關鍵的供應鏈環節。立足貴州、河南、湖南,輻射全國、聯通國際,正威已成功編織了一個年產值高達數百億元的現貨交易和金融創新網絡,開啟了為中國爭取全球相關商品定價權的新征程。

在王文銀帶領下正威始終堅守“振興民族精神 實現產業報國”的企業使命,走創新發展道路,形成了集礦產開采、開發冶煉、加工與精深加工直到全球貿易的金屬產業鏈整體布局。

另一方面,正威從“沙子”到“芯子”即從河沙到芯片的半導體產業鏈也在著力打造。立志于“振興民族精神,實現產業報國”的正威,決心為國家找“芯”(芯片制造)、找“魂”(芯片設計)、找“面子”(面板制造)。

早在2010年,王文銀就已經看到中國芯片產業對外嚴重依賴的問題,先后組團赴美國、日本、新加坡、中國臺灣等集成電路產業發達的國家或地區,與全球知名半導體企業商洽技術收購、合作、研發等事宜,并且在新加坡設立了IC設計研發中心。2018年6月,又與中科院西光所達成戰略合作,投資了該所光量子芯片項目。隨后,正威與國內相關地方政府簽約,打造半導體尤其是新一代光電科技化合物半導體產業基地。
 


 

王文銀表示,正威把創新分為五個層次,第一個層級是創新,是小學生的水平;第二個層級是革命,只有自己把自己否定了,自己革了自己的命才能有下一個未來;第三個層級叫自殺,要不斷用新的知識、新的思想去充實自己,對于每一個企業而言,成功是不會帶來成功的,成功只會帶來失敗,每一個成功都必須從清零開始;第四個層級叫融解,要把自身融化掉;第五個層級叫更生,即再生、新生。這五個階段就是企業鳳凰涅槃的成長之道。

2、商業模式創新:正威5.0版本

1.0版本:租用廠房和設備

2.0版本:建立產業園

3.0版本:工商聯動、產融結合

4.0版本:全產業鏈工業綜合體

5.0版本:未來智慧城:產+學+研+居+旅+商+物+貿+金+總

3、企業管理創新

當企業有一件事要做的時候,就要把企業文化建設好;當企業有兩件事要做的時候,就要把人管好,把物管好;當企業有三件事要做的時候,就要把握好現金流、利潤率、成長性;當企業有四件事要做的時候,就要投資控股、融資變現、專業分工、規模經營;當企業有五件事要做的時候,就要請高人指點、貴人相助、本人努力、親人監理、小人監督。

企業要做到十億的時候,就要把人生規律掌握好;企業要做到一百億的時候,就要把行業規律掌握好;企業要做到一千億的時候,就要把經濟規律掌握好;企業要做到一萬億的時候,就要把國家規律掌握好;企業要做到十萬億的時候,就要把世界規律掌握好。

企業是英雄干掉英雄的血淚史。用常規的思維管理企業,企業以常規的方式發展,用非常規的思維管理企業,企業才能以非常規的方式發展。

沒有不好的市場,只有不好的董事長;沒有不好的管理,只有不好的總經理。

 

候選人簡介

 

 

      正威國際集團創始人、董事局主席王文銀,安徽安慶人,現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企業家協會副會長,中國生產力促進中心協會主席,廣東省工商聯副主席、徽省工商聯副主席、深圳市工商聯副主席、深商聯理事會主席、深圳市企業聯合會、深圳市企業家協會理事會會長,廣東省安徽商會創會會長、深圳市文化創意行業協會會長,2015年-2019年中國企業500強大會聯合會主席等社會職務。

王文銀先后榮獲全球最具創造力的華商領袖、中國優秀企業家、《財富》2013年中國最具影響力商界領袖、“2013-2014年度全國優秀企業家”、“2014廣東年度經濟風云人物”、“2015亞太經濟領袖(卓越貢獻)”、“2016廣東省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2016廣東功勛企業家”、“2017深圳市百名行業領軍人物”“2017亞太最具社會責任經濟領袖(卓越貢獻)”“2018年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商界領袖”“改革開放40周年廣東省優秀企業家”等榮譽稱號。
在帶領正威國際集團持續健康發展的同時,王文銀始終高度重視企業社會責任的踐行,不斷回饋社會,王文銀及正威集團累計捐贈財物逾50億元。
 

 

 

公司簡介

 

 

 

      正威國際集團是由產業經濟發展起來的新一代電子信息和新材料完整產業鏈為主導的高科技產業集團,近年來大力發展產業投資與科技智慧園區開發、戰略投資與財務投資、交易平臺等業務。在金屬新材料領域位列世界前列。

集團目前擁有員工18000余名,總部位于中國廣東省深圳市,應全球業務發展,在國內成立了華東、北方、西北總部,在亞洲、歐洲、美洲等地設有國際總部。
2018年,集團實現營業額逾5000億元,位列2019年世界500強第119名、中國企業500強第29名、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4名、中國制造業企業500強第7名、中國民營企業制造業500強第2名。
集團采用區隔互動式人才戰略主導的關聯多元化新商業模式,在做大做強新一代電子信息主業的同時,積極向金屬新材料、非金屬新材料等領域進軍。
目前,集團旗下擁有深圳金屬新材料產業園、江西贛州金屬新材料產業園、安徽銅陵金屬新材料產業園、蘭州新區正威電子信息產業園、遼寧營口高威金屬新材料產業園、正威新疆“一帶一路”產業園、山東正威光電集成集群項目產業園、正威天津新材料智慧科技城、珠海海威科技創新中心、四川廣安宏威金屬和非金屬新材料產業園、遼寧營口聚酰亞胺非金屬新材料產業園、鄭州航空港正威智能終端(手機)產業園、新加坡集成電路產業基地、正威(美國)通用鉬業產業園、湖南郴州國際礦產資源交易中心、貴州國際商品交易中心、河南洛陽金屬交易中心、安徽安慶漢玉產業園、梧州國際寶玉石文化創意產業園、魏紫姚黃紅木藝術品產業園、正威園藝產業園、大健康產業園。
集團在全球擁有超過十平方公里的商業開發園區,一百平方公里工業開發園區,一千平方公里采礦區,一萬平方公里礦區面積,十萬平方公里探礦權面積,已探明礦產資源儲量總價值逾10萬億元;累積專利3000余項。歷經二十年的發展,集團實現了從區域的、單一行業到世界的、全產業鏈的發展格局。集團的發展得益于黨和國家的英明領導,得益于改革開放政策好,得益于對五大規律的正確把握,得益于開闊的人才發展空間與人力資源整合,得益于公司經濟學與方案經濟學的指導與實踐深化。
隨著經濟全球化進程的不斷加快和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縱深推進,集團將順勢而上,努力實施國際化市場、國際化人才、國際化管理,以及“大增長極、大產業鏈、大產業園”的新商業模式。秉承文、戰、投、融、管、退,即文戰先行,投融并舉,管退有序的企業發展哲學,走超常規發展之路,打造全球產業鏈最完整、產品質量最好、最值得信賴和尊重的服務商,進入世界百強企業行列,實現正威“振興民族精神,實現產業報國”的企業使命!